您当前所处位置: 首页 > 目的地 > 宁波旅游 > 宁波旅游资讯

石头王国许家山

http://www.mipang.com时间:2010-11-03  来源:米胖旅游网  点击:2653

     浦子曰:己丑年正月初五,我驾车在宁海大地疾驰。中午,上茶院许家山村。石屋石桌石凳石磨石窗石路石村,屋与屋相倚相邻有几百户,惊为石头王国。
  钱氏有文曰:140万年前,侏罗纪时期,浙东区域性大断裂。火山爆发。玄武岩。因呈青铜色,村人谓:铜板石。
  清时有一雅士叫徐镛的,作《过许家山》诗曰:豺狼蹲坦道,僻径绕寒山。无限斜阳色,来添霜叶殷。秋空雕翮健,石蹬马蹄孱。深羡云中客,肩樵任往返。
  这一天,浦子去越溪海边山村参加一个老人的葬礼,注定了我的思维离不开生命。宁海的山和海,注定了我的车不能快速前进,只能让思想代替了汽车疾驰。这一天晚上浦子喝了番薯烧酒,注定了文字行进的状态,只能是踉跄不停。
  那是一个恐龙主宰的世界——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那是从钱氏文章中的推断和想象,现在叫做宁海县茶院的这一块广阔的山地,断裂,地下岩浆喷涌而出。被现在的地质学家称为玄武岩的物质,就堆满了山山岙岙。
  一颗炭的热度?一箩炭的燃烧?一座山的岩浆?整个浙东山脉的岩浆呢?整整燃烧了140万年呢。
  烫,还是烫。这是我走进石头砌成的村庄——许家山的第一感觉
  尽管它相隔了上百万年。烫和真理一样,是无法让它熄灭的。
  许家山村是在被崇山峻岭阻隔的一个山冈上。在没有开通现代化的公路之前,那里的交通难度可想而知的。所以就有一个传说。都说人是精神的动物。人对自然的抗衡首先是精神上的。传说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一个力大无比的神仙,发誓要在许家山与帽峰山上的癞头岩搭起一座石桥来。有了这样一座石桥,许家山的村民就能轻易从桥对面的帽峰山到了山外世界。
  人的这一个精神特质是先思想后行动。思想是行动的锋芒。人的这种精神特质千万不能被剥夺。
  在神话传说许多年后的今天,我与几个古道热肠的村民立在乌云笼罩、飘着几滴冷雨的山冈上,我目估当年神仙造桥的距离,差不多在十华里之上。按照当年人们的生产力水平,与建桥的工艺水平,当是石拱桥莫属。如此,一跨十里,气势非凡,与山里人常见的彩虹相似。
  可以想象那个神仙独自承担着人类的责任,挥汗如雨,运石砌墩筑桥的情景。相当灿烂的关节眼到了,那就是鸡叫了。神是阴的世界,人是阳的世界。鸡叫是公平的裁判,就如今天绿茵场上为足球输赢吹的哨子。
  鸡的这一声叫,叫出了一出悲剧。悲剧是未实现的喜剧。如同嫦娥奔月、精卫填海也是悲剧一样,它们一起构成了人类幼稚时期最伟大的梦想。
  神仙拭一把脸上的汗水,十分遗憾地,最后看了一眼暮色中的村庄,将背上背着的一袋用来筑桥用的石头倒在脚下,几步一回头,腾云,走了。
  村民指着山冈不远处那一堆大小不一的乱石说,这就是当年神仙,扔下的,石头。
  走在被神仙的光辉罩着的许家山村,走在石墙与石墙构成的墙弄里,仿佛走进了石头构成的奇异王国。往村庄的深处走,也走到了历史的深处。村民指着一处废墟说,“这是叶家太公道地。”
  这一句话就与700多年前的一天联接了起来。村里村民有叶、张、王三姓。据村里的《叶氏宗谱》记载,南宋末年,兵荒马乱,原居东仓的叶大卿父子避乱至此定居。
  我眼前的废墟竟一下子染上了沧桑感。
  道地里的木结构建筑除了一角尚存外,其余的全部倒塌。只有那拔地而起的石头墙,固执地坚守着那一片四方的天地,直到坚守成一道亮丽的风景。
  叶氏家族的血管里,原来流淌着与一代忠臣宋末宰相叶梦鼎一样的血,据说都是唐代殿中侍御史吏部尚书叶裕的后代。叶梦鼎以忠臣的耿直闻名于世。据史料记载,当时南宋外有强敌压境,内有贾似道专权,国事日非。叶梦鼎多次上书朝廷,主张修明政治以振兴邦国,史称“以孤忠抗大奸,支持危局”。
  在叶梦鼎的铮铮铁骨鸣响之际,叶氏家族的另一支后裔,在叶大卿父子的带领下,砸石砌房的声音也铿锵而起。这里边有两个原因促使叶氏家族把石头作为主要建筑材料。一是自然原因。山高路远,那些寻常的建筑材料难以办到,而山上的石料遍地皆是。二是人为原因,是不愿与山下的人相交相往,而孤守精神家园的圣洁。
  那些叶氏的子孙们,在对官场乃至人间绝望透顶的时候,才把一腔热血洒在山冈上的石头上。让石头的坚硬,映衬他们的信念和理想,石头树立起他们千年不变的风范。
  在叶梦鼎之后,宁海县在明代又出了一位忠臣,他就是一代大儒方孝孺。方孝孺的老家就在离许家山不远的大佳何溪上方村,溪上方的山连着许家山。在许家山上吼一声,溪上方的水会发颤。方孝孺从小就崇拜叶梦鼎的为人与素养,在歌颂叶梦鼎家乡的“归锦桥”时赋《归锦桥柳》曰:“东君有意垂眸看,管教贤孙踵旧踪”。
  那个独守自己的主义的方孝孺呵,那个不顾**帝君屠刀的方孝孺呵,那个做了天下读书种子的方孝孺呵,那个成了中华民族精神脊梁的方孝孺呵,那铮铮铁骨响逾千年万年犹不歇!
  我把脱缰野马似的思维和目光收回脚下时,四方的道地里,昂然立着的,就不仅仅是石砌的墙。
  环状石头壁立,是古罗马的斗兽场么?据说完工那天正是公元80年,古罗马统治者组织了5000头猛兽和3000名奴隶、战俘、罪犯互相搏斗,整整厮杀了100天,直到人和兽同归于尽。
  不是,古罗马斗兽场虽然是古罗马的象征,但怎么能与同样是石头砌成的许家山村相比?前者发生的一切,只是为了给作壁上观的观众带来一些原始而又野蛮的快感,反映的只是奴隶主的残忍,后者反映的是人顽强坚韧的生命力,是人类改造自然利用自然,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向往与希望。
  石块连着石块,是古希腊赫拉神庙?据说建造于公元前600年,赫拉神庙的遗址是希腊现存最为古老的多立克式神庙建筑遗址。
  不是,赫拉神庙虽然供奉着女神赫拉,可怎么能与同样是石块砌成的许家山村相比呢?前者是纯宗教意义的,而后者直接服务于血肉之躯的人类本身。赫拉女神掌管婚姻和家庭,罗马人称她为“使婴儿见到日光”的女神,可许家山村的石头屋,直接庇护了婚姻、家庭、妇女、儿童,使他们免受风霜雨雪和日晒,做了神也想做的事。
  石块层层相叠,是古埃及的金字塔?更不是,金字塔是法老的坟墓,是逝去的生命,而许家山村是幸福人间,承载的是一代又一代鲜活乱跳的生命。只有一点有些相同,它们之间的建筑工艺。它们在砌石时,没有水泥石灰等物的勾嵌,它们都是赤裸裸的石头相叠相加。走在许家山村的石屋旁,你会惊讶古人的高超技艺。金字塔上的石材都是方方正正的巨石,而这里的石料大小不一,来自自然的没经挑选修整的,是一种全自然的组合。
  就是这样一座天下独一地上至尊的石头王国,就搁在东海之滨的山冈上。它一边傲视苍穹,一边俯瞰大海。春天,烂漫的山花为它披上织锦;夏日,山脚的溪水一齐为它歌唱;秋天,满坡的果实累累相叠;冬日,雪花又为它镶上白色的锦缎。
  就是这样一座让人惊喜使人震撼的石头王国,就摆在我的眼前。我走在长满青苔的墙弄里,轻轻地,怕惊醒了沉睡几百年的梦。我走过一个道地,又一个道地,缓缓地,我想多停留片刻,多呼吸一下这里的空气。
  突然面对金山银山是什么感觉?突然揭开聚宝盆上的护罩时感觉又是怎样的?
  在为我的所见所闻击掌叫好时,我的担忧也像满山的落叶一样纷纷降落。一是怕没有更多的赏识的人。赏识是纯精神范畴的东西。而人的素质的高低决定了他的赏识水准。尽管眼下越来越多的包括官方在内的人士,在关心这里的宝藏,可我仍在这里呼唤有更多的有识之士,众人拾柴火焰高,直到全社会都珍视和爱护它。眼下很多地方,都热衷于建造仿古一条街,尽管它璀璨夺目以假乱真,可那终是伪文化。我在这里大声疾呼,像许家山村这样的古文化遗存,已经十分罕见了,再也不能让它遭受任何形式的损害了。二是如何善待它,也就是如何保护与如何开发利用的问题。
  但愿许家山村是幸运的,我的担忧也仅仅是杞人忧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