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处位置: 首页 > 目的地 > 宁波旅游 > 宁波旅游资讯

许家山石屋

http://www.mipang.com时间:2010-11-03  来源:米胖旅游网  点击:2135

  之前已读过不少关于许家山的文章,看过不少石屋的图片,但当我真正进入许家山村,置身于林立的石屋群怀抱中时,我还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
  一眼望不到边的黑褐色的幢幢石屋错落有致、静静地卧在山冈上,一如古代身披盔甲的将士。互相毗邻的屋舍几乎都是由一块块形态各异的石头堆砌而成的,乍一看似没什么技巧,也不见得精细,然而墙面光整、墙体棱角分明,且看不到一点钢筋水泥,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另类艺术。
  一条条狭窄悠长的乡村小道也是用碎石块镶嵌而成,石窗石门石桌石凳……偌大一个村子,视线所及竟找不出一幢完全是砖瓦结构的房子,好一个“石头王国”。
  听说这个石头村在风风雨雨中已守候了七百多年,最多时有三四百户人家呢。此刻,我只恨自己才赋不够,站在石屋旁,感到有一种温润、柔和浸满全身的舒畅。
  这是一个春雨润如酥的季节,村口的几棵野草上擎起一颗颗闪亮的“星星”,池塘里几只鸭子在欢快地戏水,偶尔几声鸡鸣狗吠打破了村子的宁静。
  走在石头小巷中,脚下不停地打滑,是因为昨晚的那场春雨吗?一位个子高高的老人拄着拐杖出现在小巷的转角处,看他行动迟缓、步履蹒跚,我有些担心。
  显然大爷看到我们这些陌生面孔也有些好奇,然而他竟非常娴熟地行走其间,然后站在一旁给我们让路。
  偏偏有好事者问:“大爷高寿?”
  “八十六啦。”
  “大爷您一直住在这村子里吗?”
  “是的,打小就住这。”老人清晰简略地回答着。哦,这路上的石头表面光光的,说不定是老人的脚掌磨了它们的呢。
  离开老人,我有些不舍,看老人家眼不花、耳不聋、思维敏捷,我还真想和他多聊聊。听说自宋末起,这里就有先民居住。700多年前这里发生了什么故事?我看着绿绿的青苔想问,看着耸入云天的石墙想问,看着一头闯入眼帘的小黄狗也想问,我透过一扇石窗看到里边长长的野草想问,看到那口古老的水井想问,看到呼啦一下飞过头顶的燕雀还想问。
  有太多的问题了。
  石屋无语。
  酥软的春风犹如一双素手将我的思绪拉得悠长悠长。
  村子因我们一行而显得有些喧哗,石屋中走出的老人无声而安静地看着我们。他们是石屋的坚守者,石屋因了他们的坚守而坚定地留存着。
  读书、工作、为了生计迁居他乡……如今石头村子里只剩下百户人家。环村子走一圈,有好多石屋都已人去屋空、门窗紧闭了。而那把生锈了的铁锁似乎也把人生所有的悲欢离合的故事锁了起来,那些曾经有过的浪漫和恩爱;质朴和天真;悲伤和无奈……
  因为没有了人气,好多的石屋就不可抗拒地垮塌了,叶家道地、张家大院,一家家、一户户,有些只剩下一扇石块托着的门楣,有些只有半堵石墙,更有一些,没有了屋顶没有了门窗,仅有四堵石墙稳稳地矗立着,留下的是饱经沧桑的岁月。但墙上那石花窗依然经典,墙石上的色彩也依然斑斓,无不透出一股执着的坚韧的生命力。
  在这偏僻的村子里,在这清幽、宁静、质朴的石屋中,一代代人生活着,荷锄躬耕,生老病死,绵绵不绝啊。
  这是一处几乎荒芜的院落,然又似有人生活着,一声奶声奶气的童音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抬头一看,在一扇小小的石窗口,看到一张稚嫩的孩子的脸。孩子穿着鲜红的衣服,她一定奇怪这么多人竟会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兴奋地伸出小手臂,咿呀、咿呀地嚷着。我忽然发现石屋一下子明亮起来,那抹鲜红、那脆嫩的童音赋予了石屋永久的灵魂和生命!
  离开村子,那满坡的淡定、凝重的石屋始终浮游在我的心里,渐渐地我的心胸盈满了平和安宁和释然。
  是的,许家山村没有都市的喧闹浮华,没有钢筋的自私冷漠,也没有六朝金陵那样王气缭绕的大气。但苍苔斑驳、藤蔓披垂的石墙,远离尘嚣、古朴厚重的石屋,民风浓郁、饱蘸热情的村民却给人以特别的质感,拥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韵味,有着一种难得的生态和环保,也有着弥足珍贵的田园气息,更有着一种本色的从容、安康和祥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