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处位置: 首页 > 目的地 > 宁波旅游 > 宁波旅游资讯

鄂西偶拾

http://www.mipang.com时间:2010-11-03  来源:米胖旅游网  点击:2004

    鄂西十月,秋艳醉人。笔者有幸随团到武当山神农架三峡大坝黄鹤楼湖北西北部地区走马观花。有人戏说这是一次“问道武当、祭拜神农、寻踪昭君、领略三峡、又见黄鹤”的文化与自然,古典与时尚完美组合之旅。一路游来,景物各异,心境也不同,颇有感触,今拾一二,权作游记。
 
武当与宁海
    武当与宁海,初看本来是牛马不相及的事,但是,世上有许多事都不是绝对的。武当与宁海也同样,或许有许多联系和暗合。
    武当山的灵,也如华山的险,黄山的奇,泰山的雄而著称于世,成为其特有的品牌。之所以灵,也许有诸多玄机,但在我看来,最主要有二点:一是,主峰天柱峰的玄武龟蛇,惟妙惟肖,给人震撼。当游人出索道站后,仰望天柱峰,整个山形恰似神龟临空,栩栩如生,神龟的周围又有始建于永乐十七年(公元1419年)的紫禁城,临崖合围,形似巨蟒,与神龟构成了一幅绝妙的玄武龟蛇图,成为武当山空灵和玄妙的重要标志物,许多道家和游人就是冲着这“天造玄武”而去,以求“福寿康宁”。不少帝皇,更是奉为“治世玄岳”,祈求天下归心,太平盛世。    
    然而,处在东海之滨的宁海,也与玄武龟蛇结下了不解之缘。曾有星象大师云游天台山四明山,到宁海后断言:宁海占有中国难得的地理位置和风水宝地,蛇形天台山和龟形四明山这一大地玄武在此交尾,必将有大气象和大人物现世。此话是否灵验姑且不说,玄武龟蛇在宁海交界结穴却是事实,宁海有温泉便是天台山和四明山两个板块相交的结果!
    武当山的灵,其成因之二,应该是天柱峰的雄奇和玄妙。武当山,以其绚丽多姿的自然景观、规模宏大的古建筑群、源远流长的道教文化、博大精深的武当武术而著称于世。素有“亘古无双胜境,天下第一仙山”之誉。海拔1612米的主峰天柱峰,在险峰林立的72峰中“一柱擎天”,群峰拱围,形成“万山来朝”的奇观,堪称天下无双,受到历代皇朝的尊宠,特别是明代永乐年间“北建故宫,南修武当”。明成祖朱棣大建武当山,耗资数以百万计,军民工匠30万人,历时14年,建成9宫.8观、36 桥 、72岩庙、39桥、12亭等33座建筑群,堪称历史之最。其中,位于天柱峰顶端的金殿,就是始建于永乐14年(公元1614年),是我国现存最大的铜铸鎏金大殿。
    那么,朱棣到底为何对武当耗财用力,苦心独到呢?有人分析,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宁海的方孝孺。众所周知,朱棣惨无人道地屠杀了“宁灭十族,不写诏书”的孝孝孺10族873人以后,内心深处一直惶恐不安,唯恐天下读书人和各路豪杰难以归顺,危及皇位,只好遍寻名山,以求神佑.而空灵的武当山,终因其“万山来朝”的气象大观,朱棣似乎找到了寄托和慰藉之所在,故出现了当年武当山的“永乐大盛”!推论也许只是推论,但武当的鼎盛与宁海的大难,毕竟都是起因朱棣,值得后人深思和玩味的历史事实!空灵玄妙的武当山,你之所以有”永乐大盛”,是否该感恩宁海人和方孝儒呢?!
 
神农架与宁海湾
    宁海湾之名,自2003年有关部门先行推出后,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认同和支持,到今年夏,宁海县委和县府又将原“临港开发区”更名为“宁海湾开发区”,更是这一名讳的历史飞跃。但是,毋用讳言,一直以来,各界对此名称也有些不同的声音。对乎?错乎?不必深究。游了神农架后,对于“宁海湾”之名的准确、贴切和历史贡献,则有更深的认知!
    神农架以原始、神秘而闻名于世,区内石高岩深,林木茂密,气候杂多变,四季景色迷人。海拔3000米以上的山峰有6座,主峰海拔为3105.4米,成为华中第一高峰,人称“华中屋背”。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金丝猴保护和研究基地、国家森林公园、国家地质公园、炎帝神农架文化园,总面积达3215.83平方公里。此外,神农架的神秘、奇幻、引人入胜,还在于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不时有“野人”存在的报告传来,“野人”之谜,举世关注。
    金秋的神农,霜叶烂漫,林美气爽,在进入木鱼镇的盘旋上升的黑色油路上,团友不时发出了阵阵惊呼,因为漫山红叶,艳美无比,荡涤心灵!入景区后,首先是去神农坛,祭拜神农,据介绍:神农架,据传是华夏始祖、神农炎帝在此“搭架采药,疗民疾矢”的地方。神农“架木为梯,以助攀援;架木为屋,以避风雨”,最后“架木为坛,跨鹤升天”。而神农坛文化园则是集中展示神农始祖业绩和功德,突出寻根祭祖为主题的文化旅游区。它座落、纳群山之灵气、容百川之秀丽的山地缓坡上。区内,神农塑像高大雄伟、庄严肃穆、双目微闭、似乎在洞察世间万物。它以大地为身躯,头像高21米,象征中华民族21世纪的繁荣兴旺,宽度为35米,与身高相加为56米,象征着56个名族的大团结。祭坛内的五色石,代表着金、木、水、火、土五行,内方外圆,即合天圆地方之意。
    但是,纵观神坛,除了一株1200多年的银杏王和巍巍群峰,难觅史迹。心里期待着第二天有所发现,有所补偿。
    第二天,阳光依旧,秋艳更浓,我们先后游了神农石林神农溪、神农岩、神农顶和天生桥旅游景点,一路下来,大家兴高采烈,收获颇丰.美中不足的是,那“架”那“鹤”,依然是云里雾里,也许“架”随“鹤”去,空留遗址,而“址”又淹没。更值得一提是,大家满怀希望欲登顶神农时,却意外地看到在一个山鞍部矗立了一块大石头,上书“神农顶”。以鞍作顶,真是玄乎,叫人丈二和尚,不知所以然。可喜的是游人如织,人人拍照留念,忙的不亦乐乎!好象无人留意神农顶的真假。
    还有神农架、神农坛和神农文化,包括“野人”现象,生活在当今时代的人们,曾有几人,作过深究和质疑呢?何曾几时起,华夏子孙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为自己的祖先找一个安身立命之所,又何尝不是智慧的象征呢?历史是事实,合乎道法的创新,跨越时空后,也将成为历史.包括“宁海湾”在内的“宁海温泉”,“浙东大峡谷”,“东海云顶”等名称也不会例外,终将载入史册,特别是“宁海湾”,在象山港内属宁海管辖的区域里,冠以“宁海湾”的大名,岂不妙哉?!四明山天台山三门湾象山港,难道不该有个“宁海湾”吗!神农架之名是后天的,宁海湾之名又何必强求先天呢?!
 
 天边的玫瑰与窗外的风景 
    辞别神农,我们的下一目的地就是宜昌三峡。秋日下午不到3点半,汽车开进了名不见行程和团友心目的兴山县城的昭君山庄,说是晚上住此。看看高悬的太阳和没有大都市的气度的兴山小县城,许多人心里开始纳闷,乃至郁闷、抱怨,为什么不到宜昌?!这样,第二晚还可以住省城武汉.抱怨归抱怨,行程如此,况且到宜昌还有将近五小时的车程,到之也太晚了,只好勉强住下。
    闲来无事,晚餐尚早,出了山庄,不经意间看到了昭君路,以及路边一幢幢全新的高楼大厦,只觉耳目一新。兴之所至,漫步在兴山县城,却原来不止昭君路是全新的建筑,以昭君路为主轴,一端是雄伟的县府大楼,另一端是昭君广场,轴的两翼布满了县府机构,其他街巷整洁有序。整个县城都是同一时段建设的建筑。精彩,真是精彩!     
    据了解,这个兴山县的老县城在高阳镇,因三峡大坝的兴建而被淹。1992年12月12日,经国务院批准迁至距高阳西北10余公里的古夫镇。随着2002年12月28日古夫新城的落成庆典,一座融现代精神与传统文化,建筑景观与自然景观为一体的山水园林城、旅游城、生态环境城拔地而起。城区的街道、绿化、卫生、建筑风格都是那样的时尚、整然、宜人。街上行人,特别是街上的女人大都比较养眼,大概是昭君的遗风吧!而古夫镇名的由来,还有一个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相传宋太宗时,吴国珍在恋人的帮助下读书,中状元后被七公主看中,欲招其为驸马,夫子忠于旧恋,至死不从,皇帝以欺君之罪将其分尸。后葬在邹家岭龙头寨上。人们为了纪念他,将这里定名夫子岩,又因镇西有古洞,故称古夫镇。
    走过许多城市,碰到一个同时新建的城市还是第一次,不能不说是个意外的惊喜和收获.生活总是充满着哲理。记得有位哲人说过,人们不但要追寻天边的玫瑰,更要懂得欣赏窗外的风景!我想,那天若是因为没去宜昌而抱怨不止,郁闷在昭君山庄里,不但同样欣赏不到宜昌那朵天边的玫瑰,而且还会错过令人难忘的古夫这片窗外的风景,岂不可惜?!
    其实,旅游是一种解脱,是经验,是教育.目的地固然重要,过程同样值得欣赏,所谓世界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人生同样也是一次别样的旅程,许多人生目标犹如天边的玫瑰,理当为之努力追求,奋斗和拼搏,但是,更为要紧是,在追寻玫瑰的过程中,更要懂得欣赏沿途窗外的风景。多些内心的平衡,多些精神的愉悦和享受,少点无益的抱怨,少点无奈的郁闷和痛苦!当你饱览窗外的风景后,或许天边的玫瑰就在眼前了!一路发现,一路欣赏,一路作为,大概就是人生的真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