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处位置: 米胖旅游网 > 宁波旅游 > 宁波旅游攻略 > 月湖感动中唤醒我的一些情绪

月湖感动中唤醒我的一些情绪

http://www.mipang.com时间:2010-12-07  来源:米胖旅游网  点击:1974
月湖之于宁波,恰如西湖之于杭州

经常行于湖畔,碧芷的喧哗,竹洲的沉静,路人的仓皇行色,都淡淡地隐去,惟有空中满盈着浓浓的人文气息……

自号“四明狂客”的贺知章该在湖畔有“相见不体味”的怅然吧;“四明四学士之一”的杨文远亦在湖心碧芷焚喷香而悟“心外无物”;师法武穆的张煌言、钱肃乐等在此举起了抗清年夜旗。范氏以天一阁流芳,而天一池中流淌的水,和月湖是相通的。

今夜,我处于干涸的湖底,默默地触摸月湖的魂灵。

小心踏过每一寸松软的湖泥,四周仿佛涌动着浙东文明的灵气。归隐的贺知章依湖而筑逸老堂,与李白相唱和,与饮中八仙共忘行,仿魏晋之风骨,效阮籍

之不羁,一如曾经的湖水,逍遥而灵秀。

月湖旧成十景,以碧芷为最。婆婆树影掩映中的文元书院承陆学而启后世。琅琅书声,在历史长河中氤氲飘零……

那书声也会给茕居烟屿的万斯同以坦然的心境,给北上修史的他以无限的灵感。弃功利于身外,耻显名于当世,将一身才气,尽倾于《明史》的字里行间,独对青灯,伏案眉批。

但我又真切地听到远远传来的金戈铁马声。张煌言、钱肃乐以独木而支将倾之年夜厦,明知其不成为而为之的勇毅与无奈,分明是诸葛武侯六出祁山的悲哀。一言“西子湖畔有我师”又分明道出了嵇康绝唱《广陵散》的慨然激越。

夜深了,但干涸的湖底仍有一处灵光,那是一汪青潭,深不成测,它该可达杨文远晚年结庐的慈湖,亦或是河姆渡祖先劳作的姚江?

相关旅游攻略

日湖•午后

    近期不知妻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老是念着想去花鸟市场。我说:咱家就甭养什么宠物了,上月初从郭巨带回家来两只小鸭,先是挣扎着欲从六楼阳台做狼牙山五壮士势,差点初入家门身先死,后来又贪玩水而几乎冻僵,靠电吹风好不容易救活了过来,实在无暇照顾送去女儿的外婆家,不到两天,一只在家门前池塘里被繁密的荷叶绊住了脚冻死了,一只白日里不见影,只在晚上悄悄回家睡个觉,索性变成了野鸭。然而,我的建议无效。只好趁
      阅读全文»

看不尽,后海塘上风光

周日去镇海看望朋友,穿过后大街,我的目光被眼前横亘的海塘所吸引。多年以前,后海塘曾是镇中学子休憩放松的佳处,今日海塘也该视我如旧友吧!于是,我盛情相邀妻儿同登后海塘。镇海素有“唐滩宋涂”之说,为抗风潮,大概于唐乾宁年间始筑土塘,但“常有冲决之虞”。宋淳熙十六年唐叔翰叠石筑塘,石石相扣,状如鱼鳞,“仆巨木以奠其地,培厚土以实其背,植万椿以杀其冲”,以致“外御风涛,内成膏壤”。明时县令王梦弼首建夹层石
      阅读全文»

山溪野炊记

    11月7日,同事好友及儿女共十八人相约八大坑野炊。家长们搭石灶、炒年糕、蒸虾蟹,小家伙们帮着捡柴火,尝味道,又在茶园山溪之间自得其乐。大快朵颐之后,看天飘微雨,潇洒而归。拟诗一首记山溪野炊:九月廿一日,秋消冬气集。 叶落层层枯,风吹阵阵凛。 山间久未雨,岩上寒流疲。 行至溪泉清,双树可作荫。 石锅土灶成,风柴小火起。 土豆水中舞,红蟹手中擒。 菜青年糕白,菇肥肴肉细。 最是小儿郎,茶亭听流
      阅读全文»